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全本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武极宗师

第二十章 古奇面具(第五更!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一秒记住【全本小说网 www.quanbenn.com】,免费全本小说!

    空涅宇宙星空。

    防狱殿堂之前。

    诸多置身星空之内潜修的永恒祇、虚空君主们,投注目光,暗暗悄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那方成竟然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冒犯永恒祇,估计他的师兄们也没法出头。虽然不至死罪,但怎么也得被甘政惩罚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无上许的性格,也是超然世间的。不可能理会这等小事儿。自己做出的恶果,就得自己吃下去。”一位永恒祇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们乃是永恒祇!

    寻到真谛之力的修行者,每一位皆是生灵之中的卓绝者,挖掘出了心灵的力量!

    岂容其他生灵挑衅!

    “其实,以方成的资质,寻成永恒祇也是必然。他应该是天然永恒祇的。我们静静看着就好。”一些客观的永恒祇,纷纷出言。

    有看好方成的。

    自然也有力挺支持甘政的。

    霎时之间,星空皆是呈现静谧之态,所有修行者都是远远望着,神态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方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甘政的三千丈白发,随意飘飞星空,躯体上的伟岸姿态,彻底展现宇宙星空,仿若执掌星空的冥冥主宰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蓬蓬!

    甘政双腿撂下,端立星空。

    威势浩瀚无上限,他的眸光也如同苍茫虚空,流转湮灭与演化的神奇玄妙,落至方成。

    “嘿。”

    方成嘿然一乐,根本懒得搭理甘政。

    按照他与许师的约定,稍后许师即将降临,以惩罚苦修的理由,将他带离空涅宇宙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永恒祇,嚣张什么?

    待到他成就虚空君主,必然能够斩杀永恒祇。届时,永恒祇甘政能否守得住一记断源刀,还是两说。

    “恩?你可真是放肆。”甘政轻轻摇了摇头,目光注视着方成,发出最后的通牒:“说说罢,你的不朽特质。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,你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出来,今日你必须承担挑衅永恒祇的罪责!”

    甘政之音,浩荡无量。

    周围的宇宙星空尽皆回响着甘政的冷冽声音,也导致了诸多修行者的关注。

    而防狱殿堂巨门之内、通道边缘的银发独角男子,更是瘫软在了墙壁上,他几乎无法呼吸。躯体、心神、思维、灵魂、甚至是意志尽皆沦陷粘稠沼泽内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永恒祇之威,恐怖如斯!

    “方成阁下该怎么应对?如此浩瀚的祇之力,他能怎么办?”银发独角男子轻叹一声,心中不由生出惋惜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何不谨慎些?为何不理智些?

    非要提早离开防狱殿堂,与永恒祇正面对抗?这简直是愚蠢之极的选择!

    “唉,殊为不智。”

    银发独角男子心头有些失望,怔怔地靠在墙壁上,也不知道该埋怨些什么。许是方成的光辉形象,正在崩塌。

    而空涅宇宙星空的众多修行者,也悉数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方成疯了?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他怎么还在微笑?难道他不清楚眼前的状况?众多修行者瞠目结舌,完全不理解方成究竟在想什么!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?”甘政发问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——

    无上!

    无上!无上!

    一道似乎颂赞、似乎歌咏的波动,回荡星空。其波动似是声音、似是讯息、似是意念。

    无上许贤降临星空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咚!

    许贤自无穷高、无穷远之处,以不可莫测之态,伟岸无际、恢弘磅礴无限地降临此地!

    “方成,那混洞法你还未修成,怎地私自前往防狱殿堂?随为师返回许湛殿,修成混洞法再前来防狱殿堂。”

    许贤淡淡道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许贤探出左掌,真正浩瀚的湛蓝恒能,化作一道巨掌,登时抓住了方成的不朽躯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许贤拎着乖咪咪的方成,轻笑一声,再度向前踏出一步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神情悠然的许贤,拎着方成,离开空涅宇宙星空!其以不可理解、不能记录的姿态,虽看似踏前,却实则退后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朴实无华、恒古湛蓝的恒能,骤然消散星空之间!

    物质、能量、分子、粒子在经历了彻底凝固的片刻时光,终于恢复流动运行!

    嗡!嗡!

    无上恒能,砰然启动!

    一抹浩瀚宏伟、辽阔无限、不知其深浅的湛蓝光彩,登时回返无穷高、无穷远、不可莫测的虚空区域!

    无上许亲自降临,以无上轩昂之姿态,带走方成!

    空涅宇宙星空,彻底死寂愕然。

    仿若化作雕塑画卷般,亘古不动,无有丝毫波动,也不存在任何生息存在。

    很久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大约足足过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宇宙星空之内响起一些细细私语,而无论是同情方成的目光,亦或是赞赏认同甘政的目光,悉数化作古怪至极的眸光!

    “无上许降临?拎走那方成?”

    “可,可是那永恒祇甘政,是不是有些太可怜了?自始至终,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看!他的脸庞有些怔愣,好似仍处茫然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若此,简直悲惨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似乎也闻到了一股悲伤的味道。”一位永恒祇暗暗慨叹着命运无常,也同情着甘政的困窘遭遇。他哭笑不得,却也不知该如何评论。

    无上许降临,只是跟方成训了一句话,紧接着就拎着方成,直接离开空涅宇宙星空。

    而永恒祇甘政——

    无上许仿佛不曾看见一样!这是何等的尴尬!整片星空的气氛都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发现了么?无上许居然称呼方成为‘你这小子’。只怕真真是宠溺到了极点。容不得其他修行者的打压!”一位虚空君主暗暗分析着。

    众多修行者登时默然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!

    无上许竟然为了一个亲传弟子,亲自降临空涅宇宙星空!他们想不到的,但无有苦果!可关键在于,甘政也想不到!

    这很悲伤。

    星空死寂、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那防狱殿堂的巨门轻轻闭阖。

    银发独角男子瘫靠在墙壁上,眼眸仍有挥之不去的亢奋:“那是空涅恒域的无上!无上许!”

    “我居然见到了!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是方成阁下早已计划好的!”银发独角男子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,心中不由地对甘政生出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真是——

    一个可怜的永恒祇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永恒虚空。

    距离空涅恒域约有数百万虚空流年的区域。此处空荡荡的,不存在任何宇宙、修行者,只有清风乱流呼涌翻滚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抹湛蓝停留至此。

    许贤拎着方成,历经短短一个瞬息,降落在了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“许师。”

    方成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他可是计算妥当,借着许师的威严,好好打一波甘政的脸。可惜许师不给甘政说话的机会,但也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许贤右掌摊开,其上漂浮着一道耀银面具。

    面具表面有着繁杂亿万万的花纹图案,流转着玄妙绝伦的耀耀银芒。若是不朽直视,都得当场陷入昏迷。方成也是脑海一颤。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哗。哗。

    面具漂浮在许贤右掌之上,却昭显幽深难测的簸荡。

    “那,那面具是永恒神异?”方成脑门一震,登时明白了过来。能造成如此威势的,必然是永恒神异!

    巅品神异之上,是至品神异,譬如方成的辰熙刀,即是至品。而超越至品神异之上!

    是为永恒!

    “拿着吧。这一面具乃是永恒神异,其名为‘古奇’。”许贤右掌一动,耀银面具飞到方成前方。

    “古奇面具?”

    方成双掌拖着耀银面具,刚刚生出的疑惑就消散一空。实在是古奇面具的重量,太重太沉了!

    哪怕他战力堪比恒主级君主,捧着古奇面具也非常吃力。

    “永恒神异!我竟然都拿不动!太不可思议了。”方成心间轻轻一颤。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哗。哗。

    耀银面具挥发出恐怖幽深的波动,堪堪能击杀普通不朽,而且此乃神异的自然波动!若是修行者催动之,将发出更为恐怖的杀伐!

    方成捧着面具,小心翼翼道:“这件面具,给我的?”

    由不得他不小心!

    这可是一件永恒神异,哪怕是寻常永恒祇,都不具备拥有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恩。给你的。”许贤点了点头,旋即淡笑道:“但不是让你催动其进行杀伐,而是遮掩你的气息、通过古奇面具演化君主威势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方成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通过永恒神异、古奇面具,遮掩己身不朽力的气息,伪装成一位虚空君主?单单是想一想,方成就觉得莫名激动。

    似乎很有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用?

    正当方成心绪嘈杂的时候——许贤再度一个弹指,一抹辽阔壮观无量无际的湛蓝光华,笼罩古奇面具,登时令其收敛一切波动,而且质量也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啧啧。”

    方成不禁啧啧赞叹道:“许师,您不愧为无上。此等手段,简直神奇玄奥了极点!估计永恒虚空之内,都没有许师做不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古奇面具的波动,急剧缩减,方成轻而易举地捧着古奇面具,贴在脸庞上,体验着伪装出来的君主威严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方成的赞叹之语,却令许贤蓦然一怔,嘴角弥满着苦涩。

    无上?

    是的,他的确是无上。

    可他也有做不到的事!他也有无法弥补、不能挽回的遗憾忏悔!他的一生也有着数之不尽的惭愧悔恨!

    无上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无有在其之上的物事。但却并不代表‘无上’是无所不能、无所不晓的。

    “邰泽湛,你在哪里。你,还活着么。”

    许贤心中仿若流淌着悲痛欲绝的潺潺河流,甚至眼角都不可控制地抽搐了一下!

    活了这么久!

    经历这么多!

    谁也不能让自己的一生尽数美满无暇、不存丝毫遗憾悔恨!谁也不能!这也涵盖无上!

    “假如——”

    “假如能时光倒流,我宁可抛弃智慧生灵、舍弃人族仁德,也必护你一生周全安康!”

    “我,可是无上啊!”许贤心头痛苦地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最痛的——

    不是做不到。而是能做到却擦肩错过。

    [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m.quanbenn.com]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